“万通六君子”再难搅动地产风云

深陷危机的易小迪曾是“万通六君子”一员,近年来,“万通六君子”在地产行业影响力逐渐减少。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不到5200元就能让一支股的股价大涨超11%,很难想象这是一家曾经的十强房企的现状。

12月29日,阳光100中国股价一改连阴多日的颓势,在港股恒生指数单日下跌1.08%的情况下,盘中一度逆势涨11.11%至0.3港元,但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推动这次大涨的成交额仅有6295港元(约合人民币5145元)。

事实上,对于近期的阳光100来说,这种情况已是“常规操作”。前不久,在公告一笔本息约1.79亿美元的票据逾期发生违约后,阳光100股价单日跌幅达14.10%。值得注意的是,当日盘中一位投资者以0.05港元的价格出售了1000股,就是这笔总价50港元的交易,一度引发阳光100股价暴跌87%。

股票流动性很差的阳光100,正面临债务违约、业绩萎靡。

雷达财经注意到,阳光100创始人易小迪曾是“万通六君子”一员,近年来,“万通六君子”在地产行业影响力逐渐减少。

阳光100“暴雷”,或面临交叉违约、加速偿债

21世纪的前十年,易小迪和他的阳光100曾风光无限。

2000年,易小迪以此前的广西万通企业为基础,创立了阳光100品牌,并开始经营房地产业务。随后,依靠着在二、三线城市的稳步扩张,公司连续数年维持住了30%的成长。那时,阳光100和带头大哥万科销售额一度只差23亿。

中指院研究数据显示,2005-2009年,阳光100连续5年位列房企TOP 20榜单之内,巅峰期甚至进入榜单前十。

然而,在易小迪的操盘下,阳光100不仅没能成功抓住房地产持续景气的周期大潮实现公司业绩上的飞升,反而却在行业监管收紧,潮水褪去后也跟着“暴了雷”。

12月6日,阳光100公告称,一笔本息约1.79亿的美元票据于12月5日到期,但因“受宏观经济环境及房地产行业等多个因素的不利影响导致的流动性问题”,无法偿还、发生违约。

这已经是年内阳光100的第二次债券违约。8月时,公司就曾称,一笔2021年到期金额为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未能在8月11日到期支付,未偿还本金及应计利息总额为5239.16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8月时阳光100还在公告中提及,已经在违约发生前筹措到所需资金,并给出了预计支付时间;但到12月,公司已经“躺平”,给出的解决方案变为沟通展期或达成其他还款安排。

8月的债券违约后,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阳光100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SD”(选择性违约)调整为“D”(违约)。标普认为,阳光100难以获得新融资可能导致该公司全面违约,或许还会引发该公司其它债务(包括美元债券和国内贷款)的交叉违约和加速偿债要求。

对此,阳光100在12月宣告违约的公告中坦言,其他债券包括于港交所上市的2022年到期金额为2.19亿美元的13.0%优先绿色票据及于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2023年到期金额为1.2亿美元的12.0%优先票据,若债权人选择加速,该等债务工具可能立即到期应付。

“三道红线”全踩,深陷流动性危机

从阳光100的近况来看,公司在短期内似乎很难逃离资金链危机的深坑。

业绩方面,阳光100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6.4%,净负债率高达202.5%,现金短债比仅为0.1,“三条红线”全部踩中。

截至2021年前11月,集团未经审核合同销售额约29.13亿元,同比下降66.72%;公司并未披露三季报,但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33.95亿元,同比减少5.64%;归母净亏损高达3.60亿元,同比骤降5234.54%。

与此同时,截至2021年上半年,阳光100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3.12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务高达126.28亿元,一年后两年内到期债务也有89.97亿元。

融资方面,阳光100亦遭遇诸多阻力。8月时,阳光100曾接近自信达投资处获得19.8亿元贷款,但一位自称是公司原高层的人对此进行了举报。

举报信称,信达投资涉嫌在已知阳光100踩中三道红线,且融资成本极高、各项目资产、股权已进行多次抵押,投资风险极大的情况下,违规向其发放19.8亿元贷款。

或受交易停摆影响,阳光100不久后便宣告了债券兑付违约的消息。彼时,公司官网还曾对该举报高层发出《严正声明》,不过目前阳光100官方网站已无法打开。

为缓解资金压力,近两个月阳光壹佰物业已连续四次向金科智慧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总计出质数额在6000万元以上。但12月22日,阳光壹佰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还是有5000万元股权遭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如今,债券违约、融资不畅、盈利下滑、去化困难的阳光100在二级市场中已几乎丧失流动性。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阳光100中国12月成交惨淡,最高单日成交金额仅十多万元。

“六君子”地产高光时刻雨打风吹去?

易小迪的遭遇,也是“万通六君子”的一个缩影。

三十年前,“六君子”或从官场下海,或从体制内铁饭碗出走,或从大学刚刚毕业,他们以一种充满江湖义气的方式成为最早的一批“中国合伙人”,成立了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

彼时的《南方人物周刊》曾如是形容六个人:冯仑为人谦和,以兄长待人,而且他脑子活络,有眼光;王功权性格有些反叛,善于危机处理;潘石屹在个人的兴趣和爱好上,较为海派,做事目的明确,咄咄逼人;易小迪不爱争抢,举重若轻,扮演着任劳任怨的实干家的角色;王启富则爱憎分明,讲义气,真性情;刘军性格直率,是唯一敢坐在桌子上,指着冯仑鼻子对他咆哮的人。而这就是六人故事的开端。

适逢海南建省并设立经济特区,大量资金和人才涌入,万通六君子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成长之道——房地产。凭借着低买高卖的操盘手段,六人在全国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不到270元的1993年,就已经能靠万通集团赚得3000万元。

近几年六人再聚首时曾回忆道,万通的拔地而起不仅仅靠几个人的满腔热血,冯仑、王功权、王启富、刘军四人在中国前首富牟其中手下的任职经历,也对他们打开做生意的思路起到了重要作用。

然而,随着几个人对公司未来路径的分歧,“六君子”在1995年就已成为“过去”。“冯仑几个虽然是热血青年,但是今后面临到利益冲突,一定会出问题。”王石曾对此表示。

多年后,冯仑还在谈及此事时,称万通六君子是“妻离子不散、家破人未亡、苦大没有仇”。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单打独斗”并不容易。仅从留在地产业的冯仑、易小迪和潘石屹三人的经历来看,他们的企业都曾是业界翘楚,但也都早已掉出百强房企的名单。

或许是过分保守,也或许是错判了形势,在楼市发展的黄金十年,千亿房企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碧桂园、融创、恒大、万达等房企无一不在借助高杠杆迅速扩张。同期,SOHO中国、万通和阳光100却均停滞不前。

冯仑、易小迪和潘石屹也并非没有挣扎过,他们都曾推动公司多次转型,但却在一次次转型后与主流市场渐行渐远。

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爱好,冯仑发射过自己的卫星,潘石屹爱摄影,王功权爱文学,王启富爱骑行,但这些大多只是生活的注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在俞敏洪于腾讯视频开创的对谈节目《酌见》中,冯仑曾表达对“组建新万通”的期许,但这个美好的梦想至今仍无下文。

而“万通六君子”在地产行业的整体表现,也已不再美好。

相比易小迪,2021年,万通六君子中最为人熟知的潘石屹更是诸事不顺。2020年以来,SOHO中国曾多次与黑石集团传出甩卖旗下核心资产“八大金刚”交易取得进展的情况,但不久前,SOHO中国还是公告了与黑石集团交易终止的消息。

据了解,黑石集团曾拟以5港元/股,最高对价236.58亿港元收购SOHO中国54.93%股权。若交易达成,潘石屹夫妇在SOHO中国的持股比例将降至9%,两人也将一次性套现118.16亿元。有律师认为,双方放弃本次收购,很大可能是因为反垄断调查所致。

随着该消息的发酵,SOHO中国港股股价一度在9月13日单日暴跌34.57%,而自6月18日至今,SOHO中国市值已蒸发超六成。

不仅如此,SOHO中国还在卖身失利后,接连遭到税务局稽查局和市场监管部门的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SOHO中国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搜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上海多家分公司因存在向商户加价多收电费的电力价格违法行为,被处以警告并合计罚款8664万元。

潘石屹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建华置地有限公司则因在SOHO尚都项目(二、三期)土地增值税清算和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中,违规多扣成本,进行虚假申报,少缴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1.98亿元,被税务部门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2.5倍罚款共计7.09亿元。

此外,冯仑也在今年8月被传出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4248万元的消息。

报道称,某央企旗下地产公司已经以冯仑侵吞国有资产涉嫌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向三亚市公安局报案。虽然彼时冯仑的微博发布紧急声明,表示该消息在恶意歪曲事实,编造虚假信息。但一纸声明难以平复舆论,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冯仑旗下的三亚万通的确有4248万元的资金出现“移动”。此后,冯仑方面未做出其他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雷达财经梳理发现,目前万通六君子中除易小迪外,还有两人与阳光100有着紧密的关联。

其中之一是王功权,其在离开万通后,曾先后加入IDG创投基金、鼎晖创投。

“各位亲友,各位同事,我放弃一切,和王琴私奔了。感谢大家多年的关怀和帮助,祝大家幸福!”2011年5月16日晚间,王功权的这条微博迅速引爆,让外界对王功权动向非常关注。

2013年,王功权却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正式逮捕,2年后,王功权又坐回了易小迪身边,成为了阳光100董事会成员,至今其还保留着阳光100的非执行董事职位。

与此同时,王功权还与原北京万通董事之一的杨雪山合开了一家面向高端人群的文旅酒店——北京青普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不过,青普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规模化、盈利模式等困境。很多业内人士称其规模化难、位置偏僻、价格偏高,再加之疫情的洗礼,2021年2月,王功权已退出青普法定代表人,仅保留创始股东及董事的角色。

另外一人则是王启富,其在离开万通后,曾在天津成立了富鼎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富鼎和”),主营房地产、新能源与公用事业等投资。

雷达财经注意到,阳光100目前股东中,由上海励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控股的Central New Ventures Limited持股比例为12.16%。而据天眼查,上海励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富鼎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由富鼎和全资控股,实控人王启富。

事实上,除了在阳光100投资方面的折戟,王启富的生活还算过得不错。据了解,王启富自1989年环海南岛骑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为了一名骑行“发烧友”,其不仅陆续完成了在五大洲的骑行,还成为了体育产业的投资者,并策划了多次骑行赛事。最近的一次即是在10月组织了“2021神农架·野人五项”巴桃园杯自行车公开赛。

而六人中最为低调的刘军,则在回到四川投资农业项目后,便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六君子”在地产行业能否再搅动风云?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