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能不能王者归来,关键还是看真抓实干

作为一家传统零售基因的企业,国美要补上的技术能力

image.png

本文系深潜atom第417篇原创作品


毫无疑问,黄光裕是个传奇。

朋友曾经告诉老编辑,很多年前,在某个场合,他遇到过黄光裕。在休息室里,一众商界人士三三两两的聊着,黄光裕进来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上去打招呼,周围人只是看看。但大佬就是大佬,气定神闲地环顾一周,然后给在场的所有人散烟,整个场面的气氛立刻就活络了起来。朋友说,当时还是记者的他也分到一支软中华,虽然不怎么会抽,但多年后,他依然会记起那个场景,并常常以此来鼓励自己应付各种陌生的场面。

人们对黄光裕的热情,和过去十年的商业的风起云涌,或明或暗的联系在一起。几乎成为一种不言自明的“黄光裕猜想”——如果这十年,黄光裕没有缺席,他和他的国美,会和苏宁打一场什么样的恶战?如果这十年,黄光裕没有离场,面对京东这些后起之秀的崛起,他和他的国美,会怎样奋起直追?这种没有发生过,但似乎又成立的关于历史和命运的假设,总是有某种叙事和思辨的魅力。

从2020年6月24日获准假释,黄光裕回归国美已经差不多一年半了。​这一年半里,国美除了改版发布了“真快乐”APP,蹭了各种风口和热点,真正的业务上的变化,其实并不多。“真快乐”APP的发布,让老编辑不明白的一点是,既然国美已经有很多年的品牌积累,为什么要启用“真快乐”这个品牌表达?而且在线下,也很少见到这个新品牌在国美卖场的落地。

image.png

△“真快乐”APP

黄光裕和国美擅长讲述的是连锁模式——迅速开店复制,扩大规模,做大交易数据,推高估值,形成正向循环。理解金融本质的人都明白,这本身是信用创造的过程。这个模式本身无可厚非,但在这个正向循环里,压力最大的,其实是供应商,他们需要承担账期的压力。

只是,黄光裕回归后,面对的早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商业环境了。老对手苏宁没有了往日的锐气,自顾不暇。电商的战场,其实也已经格局清晰。所以国美选择了联合中小商家的策略,只不过国美的表述是“共享”——共享共建平台,支持所有商品在平台分发,加入平台的各方实现会员互通、数据共享、积分互换为重点,打造全链路的开放式零售资源分发及营销整合平台。其次是供应链平台,以链路最短、效率最高为要求,以自营、联营、代运营的全模式,围绕“家生活”需求,快速扩充商品品类和SKU规模。

如果只看这些策略的显性表达,你会觉得国美是要大干一场了。但深潜atom接触到的业内人士分析到,国美真正的意图,还是要号召和团结中小卖家,因为这部分用户在其他平台的竞争力在逐步下滑;国美还要重点围猎一些头部品牌,在自己的盘子里形成标杆效应。

过去二十多年,最能体现生活水平提升和进步的,就是白家电的突飞猛进和千家万户的普及。但今天,白家电已经成为一个利润极低的行业,因为无论是产业链,还是市场竞争,发展都已经足够完善和充分。连锁卖场的模式,能建立起多大的竞争壁垒,其实是存疑的。

image.png

△白家电

据说国美内部也曾经讨论过转型或增加新能源汽车销售业务的板块,但一直推进不力。内部,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资源有限。外部的原因,则在于新能源汽车厂商在构思和打造新产品时,已经锚定不单要重新定义产品,还要重新定义汽车的销售模式。但这个动议至少说明,国美其实也已经意识到原来的商品和模式,已经遇到了一定的瓶颈。所以,在国美的最新战略里,才会强调快速扩充商品品类和SKU规模。

国美擅长做战略制定,也很善于把握战略切换的时机。从2017年8月“国美电器”更名为“国美零售”开始,到2017年11月国美全面开启“家·生活”战略,再到2022年新年之际宣布国美零售依托线上、线下、供应链、物流、大数据&云与共享共建六大平台协同价值,加速打造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可以清晰地看出,国美的“用词”越来越大,要涵盖和囊括的内容也越来越多。但要支撑这些大词落到实处的能力,也越来越高。作为一家传统零售基因的企业,国美要补上的技术能力,可想而知。

以京东为例,作为曾经的后起之秀,京东的打法,基本是“重剑无锋”,一方面努力把脏活累活干到极致,另一方面把在能建立护城河的环节使劲投入,并追赶自己的技术能力。但国美要号召和团结的,从目前看,都不是业界最先进的生产力。很难说,这些中小商家和国美的合作不是一场赌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