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谈创业:造车“三傻”胜在对于节奏的把控和心力

节奏把控对于创业的重要性。

作者:龚进辉

今天,理想汽车(以下简称“理想”)掌门人李想公开炮轰团车造车,指责团车CEO闻伟毫无廉耻地把奇葩观点对外公开讲出来,真是刷新创业者的底线。他认为,创业的本质是有节奏有耐心的长期成长。

在李想看来,创业分成三个大的阶段:一、从0-1的验证期;二、从1-10的成长期;三、从10-100的成熟期。这三个阶段对于能力和资源的要求都是完全不同的,能力、资源与阶段错配,往往是企业失败的根源,节奏把控好是对于创业者和一号位最核心的一个能力要求。

其中,从0-1的验证期标志性特征是,从零开始到你能够吃到你所在的细分领域3%以上的市场分额,你具备一个显著特长,能够成为行业天花板。李想表示,在这一阶段,管理者最重要的是发挥自己特长,尤其是专家型的能力特长,每一个管理者必须深入到业务每一个细节中去,抓大不放小。

同时,企业合管理者越少越好,每一个管理者最好都是自己领域的技术专家或业务专家。无论是企业还是管理者,特长并不是打开什么任督二脉,而是扎扎实实的投入,集中一个火力点,十倍于他人的人才和资源的投入,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李想认为,造车“三傻”(指蔚来、小鹏、理想)在2021年完成从0-1的验证期,各自在自己细分市场吃到3%左右的市场份额,比如理想在25-50万的乘用车市场吃到3%,成为家庭用户特点最鲜明的中大型SUV销量第一名,验证面向这个用户群的产品力。

而特斯拉的从0-1阶段,创立三电系统的行业天花板,并把电动车和特斯拉几乎画上等号。在李想看来,过去六七年,国内涌现众多智能电动车创业者,但最终300多家剩下不到10家,反倒是3个互联网外行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佼佼者,而不是那些汽车行业的高管创业者,最核心的原因是李斌、何小鹏、李想作为连续创业者,对于节奏的把控和心力。

他进一步表示,这一轮失败最惨的创业者往往是跨国汽车企业高管,他们大多上来就想做从10-100的阶段,没有苹果的命(人和资源),得了苹果的病(胡乱招人和花钱)。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已宣告破产重整的拜腾汽车(以下简称“拜腾”),它由戴雷和毕福康创办。

前者曾在华晨宝马、英菲尼迪担任要职,后者曾在宝马工作20年,20206月底,拜腾宣布中国区将从71日起停工停产,时间预计为6个月。几天后,李想在朋友圈转发一篇题为《300人吃掉5000万元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84亿?》的文章,并写道:

“理想汽车至今为止超过3200人的团队中,只有两个副总裁,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员工)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上万的订单。”李想之所以这么说,原因在于文章中提到拜腾花钱完全毫无节制这一细节,即所有东西都要用最顶级的。

无论是供应商的选择、员工名片还是品牌店店员的服装、员工零食(300人吃掉5000万元零食),花钱大手大脚,哪怕是在极度缺钱不得不远赴迪拜拉融资,往返开销竟然高达数百万元,这让他震惊不已,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也惊呆了。

拜腾花钱如流水,一点创业的样子都没有,殊不知创业维艰,必须能省就省,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结果钱烧完了,车却没造出来,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在李想看来,造车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

李想还表示,很多行业领先者在行业转型和技术转型的时候之所以不成功,也是因为不愿意再干从0-1的阶段,这是大企业转型失败的根源所在,也是后来者和造车新势力的机会所在。“任何企业面向一个全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不可能跳过从0-1的阶段。”

他直言,对于创业一号位而言,如何抵挡住各种诱惑,如何不被竞争、舆论、股东等外部因素带偏节奏,包括面对巨大压力和企业生死时刻,仍然能够坚持和不放弃,心力强大是很关键的。哪个完成了从0-1的企业不是多次从ICU里爬出来的?这就是对于创业者最核心的考验,更是千金难买的成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