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谈 | 少儿编程,走进校内的「必修课」

编程教育所服务与应用的场景势必将聚焦在校内。

「双减」后的首个寒假,少儿编程热再度兴起。作为信息技术教育的分支,少儿编程教育属于非学科类培训,受到的政策冲击相对较小。而得益于政策鼓励,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持续上升,成为诸多头部 K12 教培机构转型布局的一大方向。

未来,少儿编程教育的发展将向何处?近日,多鲸专访编程猫创始人兼 CEO 李天驰。他表示,「双减」强调校内教育为主,校外教育为辅,编程教育所服务与应用的场景势必将聚焦在校内,校内教育注重高质量的普惠教育。未来五年,编程教育一定会在校内得到非常好的发展契机,整体的渗透率也会相应提高,最终成为像英语一样非常普及的科目。

 

01 百亿市场规模,产品决定竞争力

随着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全球迈入数字化时代,对于身为「互联网原住民」的青少年而言,数字素养逐渐成为一项基础技能。早在 2017 年,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教育信息化 2.0 行动计划》中也提出,「充实适应信息时代、智能时代发展需要的人工智能和编程课程内容。」目前,全国已有多所城市陆续将编程纳入中小学必修课。

在政策加持下,少儿编程市场蓬勃发展。据多鲸教育研究院测算,2021 年,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 278 亿元,预计 2025 年有望超过 500 亿元。而在「双减」后的教育行业变革的浪潮中,凭借用户群体重合度高、生命周期相对较长等优势,少儿编程成为 K12 教培机构业务拓展和转型布局的一大方向。

虽然发展势头强劲,但少儿编程在国内起步较晚,仍处于用户认知培养阶段。据统计,国内少儿编程市场的渗透率不到 2%,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李天驰认为,随着学科类培训被压缩,众多机构向少儿编程领域迁徙,有助于提升行业认知和用户渗透率。

随着众多机构涌入,行业竞争激烈。谁能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取决于产品和服务上的比拼。而在工具、内容等方面长期积累沉淀的机构更具优势。

与编写复杂计算机代码的成人 IT 技能培训不同,少儿编程主要基于可视化图形编程工具和 Python 等基础编程语言,以拼接积木、情景故事等游戏化方式进行学习,重在培养少年儿童的逻辑思维、创造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在产品设计上,少儿编程教育更注重课程的创新性、趣味性和启发性。

从 2015 年创立之初,编程猫便聚焦创新编程产品,持续加大底层技术研发。先后独立自研图形化编程语言 Kitten,打造 Nemo、海龟编辑器 Turtle、神奇代码岛 Box、App 工匠、Code Opera 编程过家家等国产编程工具平台矩阵。正如编程猫早期投资方慕华投资合伙人李恒所言,「技术是少儿编程市场核心驱动力之一。编程猫自己研发语言,做中国本土的工具语言、应用层的产品,才能更符合中国孩子的学习习惯,更好地服务于本土用户。」

除了产品能力之外,对于尚处在行业认知培养阶段的少儿编程教育而言,获客也至关重要。当前「双减」细则提出「加强面向未成年人的校外培训广告管理」,对教培机构广告获客严加限制,终结教培行业频发的营销投放乱象。在新形势下,如何有效获客?李天驰表示,从 2020 年起,编程猫就逐步降低了广告投放比例。他透露,「双减」之前,广告投放占获客的比重不到 10%。2021 年,编程猫大规模减少广告投放预算,主要通过私域流量和口碑供应获客。

「现在政策对广告投放的监管趋严,从商业行为上说,广告投放并非最理想的获客手段。未来两三年内,教培机构想通过广告获客肯定是非常困难的。对于企业来说,只有打磨产品和积累用户,进而通过转介绍获客才是正道。」

 

02 企业进校,摒弃校外培训产品惯性

「双减」之后,编程猫同样进行了一系列业务调整:一是砍掉受政策风险影响的学龄前网课业务;二是加强公立校进校业务,拓展 To B 市场。李天驰称,「教育行业的迁移路线非常明显,从应试到素质,从校外到校内,是两大必然趋势。」

进校作为机构提升品牌知晓度、扩大 C 端生源的重要途径之一,虽然业务门槛较高、利润空间不大,但却是提高编程学习普及率的关键。「双减」意见明确提出,「课后服务不能满足部分学生发展兴趣特长等特殊需要的,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更为校外素质教育培训机构进校提供了发展契机。

在李天驰看来,当前企业发展进校业务最大的痛点在于产品形态。「校方很希望解决人工智能普及教育、编程教育等实际问题,但大部分方案都不太契合。供给方和需求方之间没有得到好的衔接,也就难形成规模化的产品。」

究其原因,是校外产品应用到校内时「水土不服」。「过去,大家可能认为进校只是一种渠道能力和 To B 能力,但现在需要回归产品本身,比拼的是企业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原来大家习惯做校外培训,可能会有产品惯性,把原来的产品塞给学校,而不是提出一个创造性的方案。实际上,校内和校外有很多产品的需求和解决的痛点存在差异。」

「校外培训解决的是个体提升的需求,希望孩子发展得特别好。校内追求的是高质量的普惠教育,不落下整个班的每一个学生。因此首先需要公平普惠,其次才是高质量的交付,侧重点不同。进校业务最终比拼的是,机构能否突破既有经验,用新的方法、新的视角解决新的问题。」

举例来说,「一个地区,在开展一学期的编程教育以后,如何了解孩子们在哪些方面得到了提升?这既是教育部门面临的痛点,也是家长和老师非常关心的问题。」编程猫的做法是,一方面给学校提供计算思维素养测评的方案,另一方面与高校合作,以调研考察的方式进入当地的小学,通过调研得到一些关于创造性思维评价模式的结论。「这两种解决方案往往具有普适性,并非需要本土化。」

早在 2016 年,编程猫就已经开始拓展进校业务。先后发布「1+2+N」公立教育整体解决方案、校园编程教育普惠方案、课后服务人工智能课程解决方案等解决方案,协助公立校全面开展编程教育,共同推进编程课程开发与实践。目前,编程猫已进驻上万家公立校。另外,与高校合作开发的编程教材教辅图书,已在多个省市公立校广泛使用。

针对校内少儿编程师资匮乏的痛点,编程猫通过参与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与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合作,开展专业体系化师资培训,此外,通过提供「AI 双师编程教学课堂服务」,发展创新型智慧教育教学模式。

此外,编程猫还聚焦教育信息化 2.0 时代下的教育普惠,将主战场拓展到低线城市,通过公益活动为乡村和偏远地区学校免费提供编程工具。

 

03 素质教育,逐渐走向规范化

如今,双减政策加强对 K12 校外学科培训的限制,给素质教育打开更多空间。李天驰表示,当前教育行业已到达低点,应试教育空出大片市场,素质教育拥有了极大的上升空间。而当渗透率上升,行业竞争加剧,素质教育培训机构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其一,相比学科教育,素质教育刚需属性弱,市场认知度不足。李天驰表示,「刚需和非刚需,现在在家长眼里还是围绕升学进行区别。而从国家的政策趋势来看,其实正在弱化应试方面的需求,鼓励家长关注素养教育,培养孩子的综合能力,而不是形成剧场效应。此外,新一代父母的教育观念也正在逐渐转变。因此,素质教育从非刚需到刚需之间的切换,将在未来十年中伴随教育改革实现。」

其二,素质教育政策依赖性强。在李天驰看来,政策是行业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因素。以少儿编程为例,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对社会做出贡献后,少儿编程的关注度攀升。而当对政策最敏锐的资本撤离教育行业后,少儿编程领域的投融资频次和融资额度便不如往年了。

其三,野蛮生长的素质教育行业,亟待调整规范。在李天驰看来,素质教育行业尚存在很多不规范的惯性,例如价格高昂、时间跨度长的预付款经营模式。「如果不加以调整,行业将呈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

展望少儿编程赛道未来发展趋势,李天驰认为,编程教育将由校外走向校内,再从校内面向全国公平公正、高质量发展。「中国编程教育的发展不只是校外机构的发展,而应该是在所有学校推动之下,从发达地区到欠发达地区的全面发展。未来,编程教育一定会在校内得到非常好的发展契机,整体的渗透率也会相应提高,最终成为像英语一样非常普及的科目。」

——

2022 年 1 月,多鲸教育研究院基于多年来对教育行业的深度研究和数据积累,出品了《2022 中国素质教育行业报告》。

报告深入研究一系列政策对素质教育行业的影响,阐明素质教育行业的驱动因素、分析商业模式、拆解产业链,并对如艺术教育、体育教育、STEAM 教育、研学与营地教育多个素质教育典型赛道进行市场特点探究、市场规模测算、竞争格局剖析和典型企业案例分析。此外,报告通过访谈多位业内专家,集素质教育公司创始人、行业投资人、券商分析师观点,多视角、多维度地预判素质教育的未来发展趋势。

中国素质教育行业图谱,来源:多鲸教育研究院整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