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去送外卖,让我看到更丰富的世界

送外卖,也能实现自我价值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 | 邓双琳 曹 杨

吕敬之 冯晓亭

编辑 | 邓双琳

随着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包括骑手在内的各种新就业形态,已如毛细血管般渗透至很多人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更多人全职或兼职送外卖,不仅因为要增加收入,也是他们来调节生活、创造更多自我价值的新方式。

2月14日,饿了么发布《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其中显示,去年共有114万骑士在饿了么平台获得稳定收入,近四成骑手拥有本职工作。同样,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28%为工厂工人。

来源/《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

三十多岁的景小飞目前在一家智能卡片生产厂做厂长,手下管理着近两百号人。在朋友推荐下,景小飞注册了美团的众包骑手,白天在工厂担任厂长,晚上则出来跑单送外卖。对他来说,这一方面增加了收入,另一方面还可以释放压力,认识很多有趣的人。“没单的时候就戴上耳机,骑着车放空自己,再吼上一嗓子,所有的烦恼都没了!”景小飞说。

石龙仔是深圳有名的工厂聚集区,像景小飞一样,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出来跑单做外卖的人不在少数,甚至许多写字楼的上班族也会利用本职工作之外时间,再寻几份兼职。越来越多“斜杠人士”将骑手作为自己的副业,增加兼职收入,观察人生百态。

来源/杨飞拍摄

以深圳为例,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登记注册的货运、快递、网约车、外卖配送、电子商务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约 170 万人,占全市职工总数的 15%,已成为深圳市劳动力大军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不断涌现的灵活样态和新职业,成为社会就业的“蓄水池”。从前只能去工厂做工人、做服务员的群体有了更多的职业选择,能够靠做骑手获得更多收入,养家、买房、还清贷款也更为容易;越来越多的骑手也不再是打零工,而是在平台的指导、规划下有了更加明确的职业规划,晋升为站长、上大学等。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一些骑手们聊了聊,这些穿梭在城市大街小巷中的身影,背后都有一个努力生活、不服输的故事。

做四份兼职的“斜杠工人”

只为给家人更美好的生活

胡军 | 36岁 主业工人兼职骑手

“斜杠工人”,这是很多人给我贴的标签,因为我除了本职工作,空余时间还做了四份兼职。

我的本职工作在制造工厂负责电子元件相关产品线的线长,我在这家企业已经做了16年了。工厂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7点半,下班后,我便尝试了不同类型的兼职工作,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早在2019年短视频、直播最火热的时候,我就凭借着自己对短视频的兴趣,也入驻火山小视频,拍摄一些同事之间的趣事、家人之间的小故事,获得不少关注,靠着短视频、直播获得一笔不小的收入,后来也尝试开了抖音账号,除此之外,我还兼职写写头条文章。

做视频、写文章的收入毕竟有限,2020年7月,我又做了一份新兼职——在美团送外卖。目前利用下班时间跑单送外卖,每月收入过万是没问题的。

来源/杨飞拍摄

其实做这份兼职,也不止是为了增加收入,这也是我放松自己、释放压力很重要的途径。我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而且平时管理团队压力也比较大,但送外卖是一件灵活自由的事情,每当我骑着车子穿梭在深圳的大街小巷、晚风在我耳边快速略过时,白天的压力都得到了纾解,让我觉得有些困难都没那么重要了。

我工作了16年,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普通人也有通过奋斗改变生活的机会,尤其是现在,网络发达了,有那么多灵活的兼职可以做。我并不觉得累,一直奋斗在路上反而让我觉得自己更有价值了。

没有勾心斗角和心理负担

多劳多得让我满足

小虾米 | 30岁 主做星巴克专送兼职外卖骑手

大概两年前,我在深圳做生意,但由于经验不足等问题,亏了很多钱,连最基本的维持生计都很困难。当时在深圳也没有很多的人脉,但对做生意的位置周边的环境还算了解,就有朋友建议我去试试饿了么众包,当外卖骑手。朋友说那个门槛比较低,就是辛苦一点,但只要肯吃苦,就能赚到钱。

我当时的想法是,再辛苦还能比做生意辛苦?于是我就去应聘了。

我主要做的是星巴克专星送,正常情况下是早八点半到晚五点半上班,中午还会有简单的休息时间。一个星期会排一天的晚班,晚班是上到晚上七点半。工作时间比其他的外卖小哥相对来说短一些,也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但仅兼职在饿了么上的收入不足以满足我,为了再多赚点钱,除了饿了么,我在身边人推荐下也注册了美团众包骑手,中午休息的时候能多送几单外卖或跑腿代送一些其它东西。

做这行确实累了点,但现在每年能赚13万、14万元,还是很满足的。而且真正做了人们口中的外卖小哥才知道,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只有外卖小哥才能体会到的乐趣和价值。

来源/杨飞拍摄

首先一点就是时间相对自由,毕竟不管你去哪里打工,只要是普通的打工人,都是要受约束的。但送外卖就是自己管自己,很靠自觉性,只要你努力肯吃苦,工资自然就会高一些。据我了解,有同行从早跑到晚,每月能赚两三万元。

而且,外卖小哥还可以积累到一些人脉。拿我自己来说,在这两年里,我给很多老顾客送过咖啡,这些顾客有的是普通白领,也有的是公司的管理人员。我记得去年有个跑运输的老顾客还问我会不会开车,要不要去他的公司上班,不过被我婉拒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骑手之间基本不存在职场中那些所谓的勾心斗角,心理负担很小,所以工作的时候虽然身体累点,但心情却很放松。

上市公司研发员下班送外卖

感受生活的B面

林一 | 30岁 主业新药研发兼职骑手

我的本职是苏州一家上市企业的新药研发员,业余则是一名骑手。

选择兼职当骑手,其实是一时兴起。上班的时候,我经常点外卖,某天在接到外卖后,突然起念,想要体验一下送外卖,就加入美团成为一名外卖小哥。我的生活两点一线十分固定,偶尔也会觉得枯燥无味,送外卖或许可以让我接触到不同人群,观察生活的多样性,同时还能锻炼身体,避免每天都待在单位。

而且,我在本科期间,就做过将外卖从校门口送达同学寝室的勤工俭学的兼职,一份赚十几块钱。

我是一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很快我就做上了骑手的兼职,下班或周末有空闲时,我就会骑上电动车送几单外卖,有时跟女朋友出去散步,也会带着她,一起跑几单。

来源/杨飞拍摄

最多的一天,我跑了17单,挣了120块钱。跑单收入第一次积攒到100元时,他就从接单软件上取了出来,烧了一顿好菜给女友吃。

做骑手也给了我许多新的体验和乐趣。做新药研发平时在实验室很辛苦,下班后骑车送单吹吹风反而会让我放松下来,送单过程中遇到的有趣见闻,我也会分享在骑手社群,和大家一起聊天。有同事知道我做骑手兼职后,下班也跟着我一起送了外卖。

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努力生活的人都应该被尊重,兼职做骑手以后,平时点外卖,我对其他的骑手也多了一份尊重。

“996”下班后

我用骑手的眼睛观察生活百态

派大陆 | 26岁互联网媒介投放做兼职骑手

由于本职工作压力太大,所以在选择兼职的时候,我唯一想要的就是“跟我的本职工作完全无关”。经常996、守着电脑工作的我能够选择的跟自己最不搭边的职业就是外卖小哥了。

一两个月的时间,我试过了几乎所有平台的外卖兼职。有的内置导航不给力,害我在商家门口绕圈;有的你十分钟不接单就给你强制下线;有的是派送太远,我跟我的小电驴都承受不起。最后我选了美团,因为它的导航做得够准,不会强制工作时间而且派单不会太远,非常适合兼职。

刚开始零星做了几单,还没有太大感受。直到年后开工的第一晚,街上没有什么人,骑着小电驴的我耳边只剩下风声,和偶尔飘过去路人的谈话声,脑子里平时乱七八糟的KPI、工作会议、客户诉求全消失了。那一刻,我开始爱上这种能够赚点零花钱的解压方式。

因为我做事情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就把每天派送的记录发送到小红书上,自己给自己打卡。没想到,很多人定时来刷我的动态,有的问我怎么找的兼职,有的跟我聊工作压力、失恋体会,万万没想到我还以这种方式交到了朋友。

图/派大陆的送单笔记

来源/派大陆小红书账号

我骑着小电驴去过我经常点外卖的商家,看到老板一盘接着一盘炒菜;经过东北老板娘开的炸鸡店,听他们说生意不景气,又笑笑继续干活;等红灯的时候和寒假兼职外卖的大学生聊他毕业后的规划;在朋友圈万家灯火的大年初一看到坐在街口的外卖同行抽着烟跟老婆孩子视频聊天。

我用外卖员的眼睛,看到了媒介经理眼中看不到的世界,那个我之前没机会知道,却一样真实、鲜活的世界。

摄影师当兼职骑手,补贴家用

培君 27岁 | 主业房地产摄影师兼职骑手

我是一名楼盘中介公司的摄影师,兼职当骑手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兼职的原因不外乎一点——大环境的低迷影响了我原有的本职工作,导致我的收入锐减,每月微薄的工资已经低到负担不了每月的信用卡还款,找份兼职工作撑过当下难关是我的初衷。

成为一名兼职骑手可以说没有门槛,下载一个美团众包的App,注册成功就可以线上接单。

作为一名业余兼职骑手,我并不是特别熟练,一般同时接3单,甚至3单对我来说时间都有些紧张,除非很顺路或者同一个地方拿多份餐,不然也没那么巧合同时接3个单的,毕竟要审核路程和要送的东西,甚至有的单抢到就已经没什么时间了。同时还要将出餐时间、交通时间、等待顾客时间都算上,其中哪个环节出了点问题就很有可能导致超时。

说实话,送外卖赚钱并不那么容易,不加班时,下班后我就会送四五个小时,一晚上能赚几十块钱。遇上休息日就会全天跑单,一整天下来能赚一百多元。像我一个月跑十几天晚上,能多增加上千元的收入,他计算着今年赚下来的钱估计要比去年多几万块。

来源/培君供图

虽然赚钱不算多,但也能补贴点家用。与此同时,这门兼职门槛低上手快,又没时间限制。像我本身还要上班,工作时间虽然固定朝九晚六,但架不住只有单休,要想兼顾正职工作,意味着很多可选择的兼职就干不了,剩下的无外乎是开滴滴和送外卖两种选项。而我又没有自己的汽车,唯一的选择只有骑电瓶车送外卖了。

当一名兼职骑手确实能给我补贴些家用,不至于靠着本职工作每月入不敷出。我计划着,我所在的行业形势好转后,我就换一份更高收入的工作,但那时我也会利用好空闲时间去做副业增加收入。生活虽然眼下比较困难,但只要肯努力,总还是有希望的。

从建筑工人转行到骑手

让我有了生活的盼头

王涛 |37岁 建筑工人转行骑手

2019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分水岭。

在此之前,我一直辗转于武汉多个工地做包工头,这份工并不好做,别人的欠款总是不及时给,导致我欠别人的也换不上。眼看着要过春节了,我把手里所有的现金积蓄都给工人发了工资,让他们先回家过年,但我自己却背上了数十万元的债务,甚至连回家的钱都没有了。

高中毕业后,我就来武汉打工了,从建筑工人逐渐做到了包工头,没想到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努力的人。我身无分文在外“流浪”时,偶遇了一个外卖小哥,他得知我的经历后,建议我跟他一起送外卖,跟着他跑了几天外卖,我发现这份工作比我在工地当工人要轻松多了,于是我就这样成为了一名饿了么骑手。

来源/视觉中国

刚入行的适应期,因为对路线不熟悉,一个月只能赚三四千元,虽然钱不多,但好歹能够糊口。跑熟了以后,接单量也上来了。如今,我和妻子计划着把所有欠款还清以后,再存钱在武汉买房安家。

除了存钱买房,我的目标还有进一步提升自己,闲暇时,我还经常参加饿了么组织的各类职业技能培训课程。虽然没上大学,但我对课堂一直都有渴望,多学习能提升自己,公司举办的这类培训,正好满足了我的这种愿望。

成为骑手并不难,但就这一个小小决定,却成为了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给了我面对未来的勇气和信心,让我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

*题图来源:杨飞拍摄,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小虾米、林一、培君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