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投稿

如有文章投稿或作者入驻需求

请把作品链接及作者简介发送到邮箱

tanhaisheng@ibailve.com

一经录用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社区团购扫村:做民宿垫底做团购拔尖,团长一月赚了6000多元

来源:财经故事荟 小王子 Eternal 万天南 ·  2021-02-19 10:58

正当风口的社区团购,可能是中国最为下沉的移动电商业态,其触角已经深入到五环之外——覆盖了没有外卖,没有滴滴的广袤乡村,也吸引了那些尚未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春节期间,社区团购业务也未熄火。

本文来源于:财经故事荟(ID:cjgshui),作者:小王子、Eternal、万天南,策划:刘涵

​正当风口的社区团购,可能是中国最为下沉的移动电商业态,其触角已经深入到五环之外——覆盖了没有外卖,没有滴滴的广袤乡村,也吸引了尚未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中老年人。

春节期间,社区团购业务依然一片火热。

截止去年12月份,仅兴盛优选的门店数量就已超50万家,覆盖到全国15个省、6500多个城市,月度GMV高达40亿元。据《晚点》报道,兴盛优选即将完成一轮由红杉资本领投的高达30亿美金的投资。

而美团优选向《财经故事荟》透露,其社区团购业务已经触达了20余个省份,300余个地级市。

滴滴方面则告知《财经故事荟》,目前旗下橙心优选业务覆盖范围为27个省市。

有关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可达720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12%,2022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级别。

而庞大的团长群体,成为了社区团购平台攻城略地的一线主力。

他们有的原本是客栈老板,业务不景气,转而投身社区团购,既赚钱也收获成就感;有的原是水果店主,因店外马路施工店铺被迫停业,转型团长求生存;有的团长则是便利店小老板出身,奉行佛系经营的理念,相比于赚钱,更看重赚人气;还有95后的乡镇饭店小老板,疫情期间饭店营收锐减,兼职社区团购挽回部分损失。

开民宿垫底,做团购拔尖,一月赚了6000块

刘得意50岁 海南某小镇民宿老板 橙心优选团长

“最近正赶上春节,很多用户早就囤好了年货,虽然平台送货照常进行,下单量却并不高。在我这里提货的,多半都是外地来的游客。”谈到过年期间的业绩时,刘得意如此说到。

近几天来,他这个提货点每日只有50多单,远远低于过年前的日均300单。

刘得意是大兴安岭人,用他本人的话说,就是中国地图鸡冠子的那个位置。”当公鸡低头挠脚的时候,我就到了三亚。”刘得意具有东北人的幽默特质,他在海南开了家民宿。

12月到1月,是海南民宿的淡季,刘得意很是清闲。

去年12月6日这天,橙心优选的地推来到刘得意的客栈,建议他做团长,一番沟通之后,刘得意应承了下来。

此前,虽说他通过抖音等平台,对社区团购有所了解,但心里还是有点发毛:“社区团购到底在海南行不行呀?”

一头雾水的他,还咨询了来自“发达”地区的四川客人,“我看到群里每天有人分享东西,原来这就是团长,店里的客人也有需求。”

此前,橙心优选的地推告诉他,12月20日左右上线。

但激烈的竞争,倒逼橙心优选提前上线——14日晚上,他突然接到通知:明日(15日)开业,刘得意就此成为了橙心优选在海南的第一批团长之一。

刘得意告诉《财经故事荟》,他每天的收益由佣金、奖励构成,每多拉一位新用户下单,平台奖励6元。

平台刚上线时,为了吸引用户下单,刘得意免费为下单者送鸡蛋——当时,其他团长都是等平台第二天到货时,再给用户送鸡蛋,刘得意打了个时间差,自己先行垫资买鸡蛋,现场送给用户。

利用这种技巧,他很快拉来上百个客户,其中以老太太居多,这些老太太甚至连下载APP都不会。但免费的鸡蛋,以及平台上便宜的产品——都是老年人难以抵御的诱惑。

(一边开民宿,一边当团长)

而且,很多老年人如同候鸟一样冬季在此养老,儿女不在身边,形单影只,刘得意也懂得哄他们开心,“我夸老太太们年轻漂亮有气质,她们都很开心。” 

当然贴心服务还是第一位的,比如免费送货上门。

刘得意的另一个突破点是卖椰子——其模式类似于前置仓,刘得意提前备货,用户可以现场提货,就不用等平台第二天送货上门。

椰子是当地人的命,比北方人夏天吃西瓜更甚,每人每天至少一个,一家人就得好几个,经常大袋大袋购买。

平台椰子价格比刘得意的批发价还便宜,于是他先在平台购置椰子放到店里。让买椰子的顾客在平台下单,客人既享受了实惠,又注册了橙心优选,还选择了刘得意的店作为提货点,他也能获得平台的拉新人下单六元奖励。

一个月之内,刘得意提货点的日下单量就突破250单,1月中旬以来,更是稳定在400多单。

虽然旁边有50米内就有三个提货点,但刘得意开单量最多。他甚至专门买了台大冰柜,用来存放鲜肉类产品。

干了一段时间后,团购平台开始推行团长退出制——所有开业时间大于14天的自提点,一周内必须累计完成至少21件的任务量,完不成者,平台将会对自提点暂停营业30天。

刘得意这样的头部团长,成为了优胜劣汰的胜出者,据了解,从去年12月15日平台上线以来,不到1个月,刘得意累计赚了6000多元。

他收获的不止有金钱,还有成就感,“我以前做客栈比较佛系,入住率在这一片基本垫底,现在社区团购我做的最好,很有成就感。身在其中,积极帮助大家薅羊毛”。

不过,他并不认为社区团购对菜农、小摊贩造成严重冲击,反而认为社区团购是大势所趋,“为我这样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缓解了快递的压力,产品不用过度包装,用户也能得到便捷,不好吗?”

他甚至打算将自己的一亩闲置土地,开发成庄园,将橙心优选上的用户量变现,“放置一些摇摇椅,吸引老人孩子去玩,我就可以卖水了,在橙心优选上批发,很便宜。”

水果店因修路停业,被迫做团购

元娜 38岁 郑州前水果店主 多多买菜团长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做社区团购,现在全靠以前的老客户,偶尔在群里发发链接。也许全力以赴做真的可以,但我还没做好准备。”

我跟着配送人员,在一个loft结构的住宅小区里找到了元娜,她一边分货,一边接受记者采访。

据元娜说,现在正逢过年,她这里的下单量时好时坏,初一初二那两天甚至没有人提货。

几个月前,元娜经营着一家临街的水果店。

去年9月,拼多多的地推人员找到元娜,说服她做多多买菜的团长。

“他们说平台的蔬菜和水果,跟我的门店很搭,我只需要接货就可以了,每单有10%的佣金。”

元娜盘算了一下,觉得只需占用一小块地方就可以有收入,还是挺划算,于是,她成了多多买菜郑州区域的第一批团长。

(春节期间,下单量减少)

不久之后,由于店门前的马路要加宽改造,水果店也被围了起来,客流量大幅降低,元娜的生意难以为继。

现在,她不得不关了店铺,改道线上,为周围的娱乐会所、酒店客栈等配送水果,这样每月能省下3000多元的房租,再加上店员的工资,能节约租金人工将近1万元。

而多多买菜的货品,也不得不改送到了元娜家里。因为元娜所在的小区完工不久,很多新房尚未装修,入住率不高,而且周围100米之内,还有三家尚在营业的店铺,也是提货点。

元娜每天能只能接到二三十单生意,单量上不来,收益也有限。

聊天期间,接到顾客要求送货的电话,是速冻饺子,元娜家没有冰箱,她不得不将货品放到500米远的餐馆的冰箱里,她着急忙慌出门去送货,“尽管一单就赚几毛钱,我也得服务周到,有几毛总比没有好。”

后来,元娜所在的小区建了住户微信群,她很想在群里推广业务,又怕邻居们反感,一直很纠结。

为此,一个闺蜜以用户体验反馈的形式,在群里和她一唱一和,推介元娜的业务,也有不少邻居下了单,当日订单量一举突破50单,元娜惊喜万分,连发几个红包表示感谢。

但好光景当天晚上戛然而止,一位邻居和元娜因为债务闹了纠纷,就在小区微信群威胁元娜,要搞臭她,还上传了两人的聊天截图。

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信任很快瓦解了,不明所以的邻居根据聊天截图里的只言片语,议论元娜是不是“人品有问题”,再也没有邻居从她那里下单。

后续几天,元娜的订单回落到十多单,她的心凉了。不过,对于社区团购的未来,她依然看好,她认为,目前自己的单量没提升,主要原因在于小区入住率太低,春节过后,她打算换租到人口兴旺的热闹小区,全力以赴做好社区团购。

| 小镇饭店老板疫情期间兼职做团长

陈小真 24岁 河南某乡镇饭店老板 兼任美团优选团长

“我的主业是经营饭店,当团长只是兼职,我也没指望通过它赚多少钱。而最近这些天,正赶上过年,虽然平台照常送货不误,但大家伙早儿就备好了年货,下单的人少了一些。”

现年24岁的陈小真,居住在河南省项城市某乡镇,小镇只有几万人,没有外卖也没有滴滴,这里工作机会不多,年轻人大多出门打工,但陈小真为了照顾父母,留在当地开饭店。

(河南项城高寺镇街景)

小饭店紧临学校,疫情之前生意很是红火,忙碌的陈小真,从来没打算做副业。

去年10月,美团优选的业务员登门拜访,还在饭店门口贴了广告,彼时,陈小真的饭店受到疫情冲击,也不算景气。

闲下来的陈小真也想趁机开辟副业,便同意加入美团优选,注册成为团长。

最初,陈小真的态度很佛系,他的主要心思,还是考虑如何促进饭店业务回暖,再加上周围很多商家都当了团长,竞争激烈,所以,他在社区团购上也没投入多少精力。

最初,每周只有一两名客户从饭店下单、提货,后来用户渐渐多了起来。陈小真觉察到了这种新兴商业模式的潜力,特意在饭店柜台的显眼地带,张贴了告示,主动向食客推介美团优选。

最爱社区团购的客户,是附近学校的老师,特别爱买草莓、龙眼等生鲜。每逢周一开学,成交量都会大增。

加上平台时不时就会推出优惠活动,高峰时期,陈小真一天就能创下200多元的成交额,周围做得好的团长,一天甚至能成交2000多元,提现几百元。

附近有些团长,甚至干脆把团长当做主业,特别狂热。

到了年底,随着大批打工人回乡,陈小真的饭店又热闹起来,他又把主要精力投入到饭店经营上。

“如果将来疫情形式再度严峻,饭店又不行了,我还可以把团购当主业,这相当于短期的托底”,陈小真告诉《财经故事荟》。

但在这个当地人喜欢赶集的小乡镇,陈小真认为,“社区团购不会对传统零售业造成致命冲击,绝大多数团长也只是兼职,也就是疫情期间,会投入更多精力。”

| 佛系团长:要么赚钱,要么赚人气

韩天一 32岁郑州便利店老板 兴盛优选、美团优选等多平台团长

“我都不怎么想宣传,有订单我就收,没有我也不管。”

32岁的韩天一,开了一家便利店。他喜欢折腾,一直在尝试各种生意,做过租车行,开过超市,“我做不了打工人,讨厌996”。

他的便利店开在商住两用的小区门面,20平米左右的便利店,既收发快递,又是社区团购提货点。

由于商住两用,且是刚开发一期的新小区,住户入住率不高,韩天一的便利店开业四个多月了,一直在亏损。

他一直安慰自己,二期马上就交房了,入住率提高后,再过几个月也许就能赚钱了。

也正是为了便利店吸引人气,韩天一才才接入了社区团购。

“虽然快递、团购一单都是提几毛钱,但它可以给我带来人流量,比方说,有人来取快递,刚好家里酱油没了,或者带着孩子来,看见玩具想买,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尽管社区团购平台的品类与他的便利店货品,有交叉,但韩天一并不担心受冲击,“很多人都认为冲击很大,其实不是,我卖的是快消品,你现在口渴了,进来买瓶水立刻就能解渴,你不可能下单在团购平台买一瓶。”

韩天一认为,能提供即时消费,是便利店相比团购平台的最大优势。

“就算有人嫌我店里卖的贵,他在平台购买,我也能拿到10%的提成,要么赚人气,要么赚钱,反正我也不亏。”

虽然很佛系,韩天一还是认为社区团购大有可为之处,他准备在店门口放一音响,通过录音来弥补店铺地段偏僻的不足。

然而,两周之后,韩天一改变了主意,“订单量跟之前比几乎没变化,我也没怎么宣传,社区团购的产品质量有时候不稳定,我不想为了这几毛钱,影响信誉,有单我就收,没有就算了。”

在韩天一看来,团购就是赚的辛苦钱,每天拣货理货,等顾客来取货,若每天真有一两百单,一刻也闲不住,他不想赚这样的辛苦钱,“家里还有几套房,收着房租,也不指着这个”,韩天一心态很放松。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分享到:

热点

商务合作

19139776853

tanhaisheng@ibailve.com

电话:19139776853

邮箱:tanhaisheng@ibailve.com

©2015 北京新知百略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318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