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投稿

如有文章投稿或作者入驻需求

请把作品链接及作者简介发送到邮箱

tanhaisheng@ibailve.com

一经录用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高层变动、老板出击 焦虑的网易云能否焕发生机?

来源:港股研究社 港股研究社 ·  2021-03-06 14:46

幕后老板出击,网易云更动听了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港股研究社(ID:ganggushe),作者:港股研究社,百略网经授权发布。

幕后老板出击,网易云更“动听”吗?

近日,网易云在高层人事上的变动颇受市场关注。

北京时间3月3日,《晚点 LatePost》资料显示,此前,网易云进行人事调整,原网易云音乐市场副总裁李茵于2月离职,除市场VP变动,网易云音乐的高管变动还包括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

上述信源显示,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已于2020年底被 “内部降级”。虽然职级暂未变动,但网易CEO丁磊已担起网易云CEO的工作,掌管实际业务。

受此消息影响,次日港股开盘,网易股价走势低迷,跌幅一度逼近11%,最终以4.36%的跌幅收盘,也侧面反映了这一消息也影响到了投资者们的情绪。

事实上,作为目前国内两大在线音乐平台之一的网易云音乐,成立之初就深受网易的重视。只不过,在此前的音乐版权大战中,网易已经落后不少。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里,对音乐版权的发力有目共睹,但相较于腾讯音乐的市场影响力,仍有一定悬殊。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网易云音乐又上线了音频社交“侃侃”,似乎也想在这个赛道上分一杯羹。此时,爆出高层变动的消息,可能也有一定的市场韵味。那么,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丁磊对网易云的“操盘”?

| 高层尽数变动

  网易云焦虑尽显

此次网易云CEO朱一闻之所以被内部降级,据知情人士称是因为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和创新结果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据一位知情人士向《晚点 LatePost》透露,网易云人事调整主要因为业务做得不好,“营收一直做不上去,创新也没有结果。”

此外,对于原网易云音乐市场副总裁李茵的评价,一位腾讯音乐人士说,云音乐的用户增长、用户心智和品牌资产在过去几年都有不错的提升,这些都有李茵负责的市场推广的功劳。

但对于李茵的离开,这位腾讯音乐人士分析说,因为目前网易云音乐产品层面创新空间不大、版权短板却很明显。

李茵的离开、网易云CEO朱一闻的“内部降级”等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似乎都能够说明目前网易云音乐仍存在一定的问题。

作为仅次于腾讯音乐的网易云音乐,目前隶属于网易的创新业务。最新财报显示,网易有道和创新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那么,这说明网易云并未给网易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利润,日子并不好过。

从用户体量上看,相比于腾讯音乐的用户规模,网易云音乐就远远不及。根据MobTech数据显示,2020年9月网易云音乐的月活量约为9900万,排到了众多音乐软件中的第四名,但前面三名均为腾讯系的音乐平台,腾讯音乐系的月活量已经达4.3亿,而网易云的用户体量仅为腾讯音乐的23%。

图源:Mob研究院

2020年8月份,网易云音乐公布用户超过8亿,但细看网易云音乐的月活用户却仅占十分之一左右。事实上,月活用户占比低迷的状态,反映出了网易云背后存在的版权问题。

目前,网易云音乐的版权较少,翻开收藏已久的歌单中,不少歌曲都已成为灰色。虽然此前,网易云音乐将《歌手·当打之年》、《中国新说唱》等热门版权“收入麾下”,并邀请音乐人入驻平台但相比腾讯音乐差距明显。

据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腾讯音乐旗下有约40家国内外娱乐公司的独家版权,此外还争取到《乐队的夏天》、《创造营》等热门综艺音乐版权。音乐版权的缺失,也就难以吸引用户流量。

另一方面,网易云用户人群多为年轻用户,特别是以大学生为主。近期,网易云音乐发布最新数据,超9成活跃用户年龄在29岁以下,其中在2020年新增用户中有60%是00后。相比之下,腾讯音乐面向的用户人群更多、范围更广,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网易云存在受众群体面窄的问题,流量入口较小。

就拿前不久与酷狗开撕冲上微博热搜一事来讲,或可窥得部分端倪。2月2日网易云官博、官微放出一封名为《关于给酷狗“山寨办”团队申请年终奖励的建议》的公开信。消息一出,就冲上微博热搜;2月4日下午,网易云官博发文《关于取消酷狗音乐相关团队年终奖励的建议》,针对2月2日“酷狗对于网易云指责其产品抄袭的回应”二度开怼,网易云又一度冲上热搜。

这一波操作,被市场解读为是网易云在“博关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目前网易云存在流量不足的问题。

论日活、用户量、曲库,目前网易云跟腾讯音乐都不是一个量级,版权这片乌云始终萦绕在网易云的头顶,挥之不去。人事变动、自身的频频动作都能够说明网易云的焦虑出现。那么,随着CEO丁磊对网易云的实盘操作,又能否让网易云焕发生机?

| 幕后老板出击,网易云更“动听”吗?

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目前网易云音乐CEO的实际工作已由网易CEO丁磊掌控,市场对丁磊“撑腰”网易云还是有一些期待的。除了网易CEO这个身份外,丁磊身上还有另外一个标签,那就是“音乐发烧友”。

在2000年,网易成功上市之后,记者问丁磊,有钱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丁磊毫不犹豫地回答:“开一家唱片公司。”

网易在推出网易云音乐的时候,据坊间传闻,这是丁磊在公司内部唯一亲自过问的移动产品,甚至深度参与到了产品的细节打磨之中。

这足以说明丁磊对网易云音乐的重视,此外丁磊还多次力挺网易云。2020年6月,网易云上市音街app时,丁磊就力挺网易云旗下产品,入驻音街,几天下来丁磊涨粉4.4万,丁磊的入驻或许更多的是给音街变相代言。

细看网易云的“内部降级”时间,同样能窥得一二。据《晚点 LatePost》了解,2020年底,丁磊就已经接管网易云的业务。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近期备受关注的侃侃功能也是在丁磊的掌管下上线的。侃侃又能否成为网易云的一个新故事呢?

网易云音乐在更新了8.1.31版本后,增加了一个全新对谈互动新模式“侃侃”。据悉,“侃侃”主打音频社交,类似于Clubhouse所提供的功能。

据美国投资机构Mangrove Capital Partners发布的《2019年语音技术报告》预测,到2025年,语音经济的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超过移动应用经济,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面对这一风口,网易云音乐自然也不会放过,上线“侃侃”或许是希望在语音经济风口的袭来之前,做一个不掉队的入局者。事实上,网易云2020年也上线了“音街”,这表明其早已瞄准音频社交这一领域,如今的频频动作更像是在坚定做音频社交的决心,意旨进军音频社交领域。

对于网易云而言,上线“侃侃”,确实能够丰富自身的应用场景,扩充应用生态圈,提升用户流量。毕竟,网易云在小众版权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目前,网易云音乐成为许多小众音乐爱好者的聚集地,网易云音乐在小众歌曲版权方面比较丰富,各种小语种的音乐在其他平台无法听到。侃侃或许能充当网易云小众用户流量转化的角色。

但巨大的市场空间,也意味着未来在语音经济巨大虹口下这一领域会吸引更多的玩家入局,市场激战或难以避免。

目前,被小米下架七天又“复活”的米聊便是瞄准音频社交的风口,从邀请制,到语音社交的定位以及产品设计,新米聊的产品特点都近似于“Clubhouse”。除“侃侃”、米聊外,映客旗下的“对话吧”、36氪旗下Capital Coffee都推出了类似的功能。

除了面对外部市场的压力,侃侃还要面对音频社交垂直领域头部音频社交平台的竞争压力,像喜马拉雅、以及腾讯的微信听书,此外,包括YY、荔枝、Soul等等也入围已久。面对激烈的竞争局面,侃侃能溅出多大的水花依然不得知。

此外,本身这个市场也难免存在风险,就以映客旗下的“对话吧”为例,由于其完全抄袭“Clubhouse”,上市仅两周就被迫下架。

“对话吧”的失败经验似乎也警醒了网易云的“侃侃”,抢占国内音频社交赛道不能急于求成,在留存与运营模式上不能仅仅只限于表面,寻找属于自己的产品特点才是“王道”。

总的来讲,音频社交或许会是网易云的一个发展方向,但能否带动其整体出圈,依然还存在很多的市场不确定性,网易云还需要新故事来满足市场的期待。

分享到:

热点

商务合作

19139776853

tanhaisheng@ibailve.com

电话:19139776853

邮箱:tanhaisheng@ibailve.com

©2015 北京新知百略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318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