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投稿

如有文章投稿或作者入驻需求

请把作品链接及作者简介发送到邮箱

tanhaisheng@ibailve.com

一经录用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我所经历的广播消亡史

来源:刺猬公社 刘鑫 ·  2021-04-05 11:39

我离开广播电视台,走向体制外。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刘鑫,编辑:园长,百略网经授权发布

李笑来说七年就是一辈子,管鑫觉得在媒体这个行业,他过了快三辈子了。

2003年,《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引起全国轰动的孙志刚案,陈菊红写下《离开》来纪念在《南方周末》黄金般的岁月,孙玉胜出版了《十年: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回过头来看,那是传统媒体的黄金年代。在那一年,管鑫踏足广播电视行业。

从福建电视台,到中国华艺广播公司再到山东广播电视台,管鑫小有成就。做过总导演、做过主持人、做过制片人、策划一档节目、节目收听率第一、拥有很多喜欢他的粉丝、开签名会……当他把这个领域里能做的都做过后,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2018年,管鑫离开山东广播电视台,开始从事心理和教育事业。彻底离开传统媒体,对管鑫来说并不意外,2011年左右,管鑫就感觉到传统媒体会走到今天。虽然没有数据,只是直觉。

没有迷茫,管鑫的转型显得很自然。再次回看这段历程,他颇有些感慨。“那一年过去就不会再有那一年了,那一年的梨花落在那儿,下一年就不是那一年的梨花了。

最好的时代

“此刻在听节目的同学请去把你们宿舍的灯频闪一下。”

这是《青春梦飞扬》节目的一个片段,随着倒计时3、2、1,被指定高校宿舍楼的灯应声而闪,管鑫在节目中收到信息,有听众说看到对面的楼在频闪,这是广播时代的看见与被看见,现在看来颇有些不可思议。

《青春梦飞扬》这档节目于2009年创立,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奇遇。那时的他还在山东电视台少儿频道做陪伴式节目,一个屏幕分三个部分,除了主屏幕播放节目外,一块是短信互动,一块是彩信互动。

管鑫创立这档节目缘于偶然的机遇——山东交通广播内部的变动与改革。不同于新媒体改革的微调和改版,传统的广播业内改革更显得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上一档节目《黑皮学院》停播后空出了夜间档的时间,恰好管鑫在南方做过广播节目,当时的南方媒体相比于北方是比较领先的,管鑫把南方的样带拿来看,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亮。

自此《青春梦飞扬》诞生,这也让管鑫从电视领域跨足到广播领域。

最开始的节目形式是“小纸条”,这是用来整蛊好友的一种方式。听众编辑短信说明自己和对方的名字,对方的电话及近况,来提高忽悠成功率和开心指数。在节目中,就通过电话的方式整蛊好友,节目后来用“小纸条”表白、泄愤的都有。

没有剧本,没有彩排,一切都是未知的。管鑫现在想来,如今的网络媒体可能也很难做到。小纸条对主持人反应的要求非常高,完全要靠临场发挥。

节目的最开始还是有些水土不服。北方人是比较耿直的一个类型,山东人也是很直接的。那个年代电话营销诈骗较少,对于陌生人打错电话,南方人可能稍微聊一会,而北方人可能发现打错电话就直接挂掉。刚开始节目还是受阻的,到后来,大家反应越来越好,破梗现象也出现了。

百度贴吧里网友总结的经典语录

打电话过去,第一句话“请问是XX对么”,下一句就是“你们是《青春梦飞扬》节目吧”,听节目的人也是互相整蛊的人。甚至有些听友明知对方是节目组却不戳穿,电话最后告知是故意配合,当场拆梗。“很好玩。”管鑫现在仍印象深刻。“在那时候这种节目是比较少见了,有点像现在博主自黑或者直播翻车。”

2010年新年第二天,管鑫在百度知道里留下小纸条的参与方式。“移动用户编写“5+小纸条内容”发送到106208881011;联通和电信编写“5+小纸条内容”发送到106277881011。”

由于听众在不断固化,没有办法再去整蛊他人,再加上节目模式时间久了都会有瓶颈,听众也会疲态,管鑫又做了新一轮尝试——“朋友乐淘淘”。每天三个固定的人介绍自己,开着几路热线等待听众拨打,如果谁想交朋友就可以打进来,聊几句,互生好感就可留个联系方式。节目方式有点像非诚勿扰的交友,只不过没有画面,更多地关注到人和他的故事。

再后来就是结合热点,分享新鲜事的版块,从小纸条到新鲜事,节目的策划工作越来越多。最开始管鑫的案头工作很少,大概会说些欢迎词,表示今天会接听几位听众电话,预计时长,选择音乐的工作。电话没有人参与是不可能的,随机应变也没有什么稿件要求。这档节目数据一直很好,在山东广播电台所有频道里一直位居前十,前三也蝉联了四年左右。

最开始的收听率是很模糊化的,不可能精确到每个收音机,只是一个大概率。通过样本取样,一个人可能代表了几千或上万人,代表了某一批人在听,受众不在场是广播的一大特点。

“青春梦飞扬”这个节目是领导定的,正值青春年少的管鑫觉得这个名字很土,过了几年团中央也用了类似的名字,湖南台2016年也开始做青春中国。管鑫后来和领导说,原来你是起名先锋者。

“梦飞扬、梦飞扬……”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和管鑫的谈话,他多次提及梦飞扬的字眼,一个名字喊了十年,就像自己的名字,写在骨血里那种。

《青春梦飞扬》于2017年初停播,历时8年,跨了9个年头,停播原因是新一轮的广播内部改革。管鑫认为这不是关停,整个团队人员都换了,不止交通广播,很多频道都换了。

始于内部改革,终于内部改革。《青春梦飞扬》走过了管鑫的青春,走过了听众的青春,留在了那个最好的时候。

“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我必须在那个时候有那么一个节目。”

| 顺势

当新媒体到来的时候,对传统媒体的冲击是在互动量。

这是管鑫这些年的感受。他描绘了《青春梦飞扬》的一个巅峰数据。2014年,管鑫去了一趟香格里拉,将所拍的照片做成100套明信片送给听众,送十期,每期十套。因为FM101.1是山东广播交通音乐之声的频道,就将时间定在晚上10点11分,在那一分钟在公众号留言的前10位能收到礼物。

在那一分钟里,微信公众号的留言是2000多条,这个数据现在看起来还有些不可思议。

香格里拉明信片

当变化来了的时候,得按照它的生存模式去完成,才能活下去。从2011年开始,管鑫就开始适应这种变化。

办网站、开公众号、微博加V,管鑫做新媒体的工作时间比自己节目还多,电台在那个时期也逐渐在发生质的变化。随着网络的普及,山东广播电台后来全国可听,节目的互动方式也从短信+电话模式变成了微信公众号互动。但这种变化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数据。“整体的听众已经在衰减了,说白了,这个形式已经过去了。”

再后来,管鑫将节目中的一段音频截出来做成切片,放在喜马拉雅平台上。例如,奇葩的吵架理由、少女是怎么把眼镜蛇怼死的,为适应推荐方式改个引人注目的标题,大家点开片段听了俩人的脱口秀,但再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播了。

在新媒体冲击的大浪潮之下,广播的需求降低了。广播电台最早的需求是路况,出租车司机是最主要的用户群体。早期买车的人很少,能打的起车的人都是小老板,而小老板这个群体就是广播中播放广告的潜在用户。听完广播他们可能会去买这些品牌,这是广播被需求的场景,也是广告投放的场景。

从2006年开始,私家车保有量飞涨,广播也趁势而上,占据了私家车的优势迅速发展。而到网络逐渐发展成熟,车辆上大多是大屏安装APP,不再需要电台播发的路况信息,百度、高德地图等可以实时导航,可听的内容更多元,音乐、小说、付费课程等,专心去听一个广播节目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不是说慢慢的没有市场,是突然间没有市场。”在管鑫参加的车展里,不止一个品牌厂商曾提到过某些价位的高端车里将不再安装FM电台了,一个车载大屏解决了所有问题。“可怕的是广播失去了高端人群,如果是30万或者50万以上的车,没有人使用广播,高端人群的受众就都丢掉了。”

广播是一个被动收听,固定的时间播固定的内容,是标准的线性单向输出产品,而互联网的发展让网络进到了人们的手里,这是单纯广播需求的下落期,收音机这个媒介在逐步退出市场,相应的,广播频道发展趋势从广告投放量的锐减展现了出来。

图源:Unsplash

2021年3月24日,湖北广播电视台休闲指南频道停播并停止卫星传输,广东电视台开办的高尔夫频道停止播出,2021年1月1日起,山西经济资讯频道更名为山西经济与科技频道、山西科教频道更名为山西社会与法治频道。2020年12月31日起,山西少儿频道停播……

这种媒介形式的消亡,在外界看来只是一段插曲,内行的眼中却是一个个人的离去。

管鑫算了一个数据,比如一个广电把体育频道,新闻频道,公共频道,综艺频道合成了1个大部门。4个频道,每个频道都有10档节目,每个节目有20人,就相当于有40档节目,800个人。那现在缩减到20档节目,重新竞聘上岗,每个节目30个人,然后由制作人去选人,再进行双向选择,剩下没有被互相双向选择的就可以离岗。最终的结果就是20档节目在4个频道里混播,200个人离开,这个计算很保守,情况可能比这更严峻。

在关于广电频道关闭的评论中,一网友评道:“大刀破斧改革,频道精简成风。”

不仅媒介变了、节目变了、行业变了,受众也在变化。对于受众而言,媒介的更迭让他们更换了信息接收的设备,早上起床从打开收音机打开电视到打开手机,换了一种工序在生活。而媒介的碎片化大环境也带来了受众注意力的分散。坚持每晚从9点到11点听一档节目的场景,现在太少有了。

“当下的时代,人们的专注度太散了,被各种媒介分散的很严重。”管鑫对此颇有感慨。

那个时代的受众对管鑫来说也是很可爱的。管鑫收到过粉丝寄来的两个大抱枕,十字绣一点点绣的,他现在还完好保留着。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很用心的状态,而现在买买买可能是送礼物的大多数。

不管媒介环境怎么变,管鑫觉得受众的心理没有变,被尊重被爱的需要没有变。《青春梦飞扬》一开场,管鑫会开始问好,而现在直播中,点进直播,主播们也会说“欢迎进房间的某某某”,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看不见受众,一个看得见。

管鑫将每晚的电台节目比作恋爱。“每晚8点,有个人在公园门口等你,不管你来或不来,他都在那里。而现在的直播有点像我们8点见面了,打个招呼蹦两下,然后又走了那种感觉。”对于节目停播,很多粉丝是突然想起来这个节目回找一下发现节目不见了的。

管鑫觉得,那就是后来的某天晚上8点在公园门口,你发现那个人再也不来了,而你心里会觉得,他应该一直在那里等你,为什么没来呢?

| 转型

“传统媒体的人流着是传统媒体人的血,很难生产出新媒体的孩子。”

管鑫认为在传统媒体逐渐关停的浪潮下,大部分的尝试转型都是不那么成功的;另外,传统媒体的需求在不断下降。“当你有了打火机,是不会随身带火柴的,就这么简单。”

在管鑫的观察里,传统媒体的10万粉丝量的公众号,和一个只有3000人的美食博主的公众号,同样的文案在推广一份产品,美食博主能卖掉800份,10万的账号可能100份都卖不出去。“就像让李佳琦去播新闻,感觉会很怪,换作新闻频道主持人去专职卖货,你会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而现在的困境就是传统媒体的广告收入,“同样10万元,放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里面,它的玩法和产生的价值是截然不同的。”靠新媒体支撑传统媒体的广告收入,管鑫觉得是一个如履薄冰的事情。

传统媒体不断有人离开,也不断有人进入。管鑫问刺猬公社,你说大学生毕业都抱有新闻理想,还有做战地记者的梦,但进入广播行业要做什么?卖货吗?

“真正通过策划让媒体顺利转型的是比较少的。”管鑫认为更多的是传统媒体的节目很符合新媒体的需求。“比如购物节目,在传统媒体上是格格不入的,但那些购物节目主持人现在很牛了,是极度会带货的人。”

这个时代背景下,转型的不止是媒体人,所有人都在接受变化。

销售老板在考虑如何卖货,网络直播还是淘宝带货,是不是需要老板亲自站台;景区门票售卖也在考虑是否要做直播,该不该请网红来……媒介变动的大环境下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无一例外。

管鑫也在大浪潮下的推动下做出转型。但最开始的转型更多来自于身份的转变。2010年管鑫多了一个新身份——父亲,从那时起就更多的关注教育、心理方面的内容。2013年管鑫考取了国家心理咨询师,2016年管鑫以心理咨询师和资深媒体人的身份做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综艺频道等多档节目的嘉宾。从电视台到广播再到电视,管鑫身份不再是节目主持人、制片人,而变成了情感心理导师、嘉宾。

在《青春梦飞扬》停播后管鑫又做了新的节目《爸妈商学院》。2017年底管鑫从广播离开,如果说最大原因,那就是管鑫看到了广播未来的被替代性。这次离开并没有让管鑫受到多大的冲击,他认为自己没有真正的离开广电工作。

在离开的那一年,电视节目还是会邀请管鑫做嘉宾,在微信读书FM42.3频道也邀请他做电台主播,他觉得,他一直没有离开FM的概念。

管鑫用挣扎形容现在的广播状态,就是维持生活。听众的流失是管鑫十年前感受到的。“听众去看网络了,看网络的听众也去做网络平台了”。再者就是产业链的断层,没有更新的产业链去支撑媒体的生存,“广告跟不上,完成度又不高,大家生存都发生了问题,如果你想追求精神享受,那么首先,你的物质基础得足够丰富才行。”

“我觉得广播会一直存在,就跟出版业一样,但广播不会再火起来了。当然也死不了,就说白了咽不了气儿。”管鑫说,“有的节目死了,其实它还活着。有些节目还活着,但其实它已经死了,已经不是节目了。”

音频是有陪伴功能的,管鑫这样解释,但现在这种陪伴式的东西可能又变成了直播。

这是一个所有的事物和资源为我所用的时代,可以在任意一个小角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也是一个很好的时代。”

现在的管鑫在做表达社群、亲子教育心理学等课程。相较于以往近十年的每天下午2点多,管鑫到台里上班,找稿子、策划、对稿子、晚上9点到11点准时进行电台广播,现在对管鑫来说,时间很自由。

从一个好主持人到一个好爸爸,管鑫完成了身份的转变,也完成了职业的转变。目前管鑫做的家庭教育的课程用户里,有一些爸爸妈妈,是当年节目的粉丝。“我发现我服务的居然是同一批人。”管鑫觉得这挺玄学的。“他当时需要娱乐,我就给了他娱乐,他现在需要孩子教育,我就可以为他分享一些教育的内容。

年少时的管鑫是一个特别具有娱乐精神的人,那种搞笑和青春荷尔蒙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因为听众、节目、主持的相互刺激共同完成了《青春梦飞扬》,只有在那样的环境和场景下才能完成。现在这个时代,管鑫觉得自己不会再去涉猎这种类型的节目了。

年少时的管鑫

“必须得是这种多元化它才能活下去。”管鑫对《朋友请听好》这档综艺印象深刻,“何炅他们一起干的所有一切都像我们那时候在电台的工作,觉得好像他只是用电视的方式呈现了我们的日常而已。”这是一档用网络直播的方式做广播,又以真人秀电视节目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节目。

管鑫很感谢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才会有那样的经历和回忆,但只能说怀念那个时刻,年轻的90后,甚至是更往后的00后,其实是不太会在意这件事的。

对话结束,管鑫说采访初稿给他一份。“说完就忘,都是些瞬间。

分享到: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略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下一篇: 遗孤哈啰没有自己

热点

商务合作

19139776853

tanhaisheng@ibailve.com

电话:19139776853

邮箱:tanhaisheng@ibailve.com

©2015 北京新知百略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318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