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投稿

如有文章投稿或作者入驻需求

请把作品链接及作者简介发送到邮箱

tanhaisheng@ibailve.com

一经录用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一只“兔子”引发的义乌快递之战

来源:于见 于半仙 ·  2021-05-04 13:19

最近顺丰业绩巨亏、百世和极兔因为低价倾销被处罚,这两个消息这让快递行业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

来源:于见(ID:mpyujian),作者:于半仙

最近顺丰业绩巨亏、百世和极兔因为低价倾销被处罚,这两个消息这让快递行业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

今年1至3月份义乌累计完成19.28亿件快递,业务收入累计完成50.6亿元。

但令各大快递公司困惑的是,快递单量高额增长的同时,赚到手的钱却越来越少。

价格洼地

义乌在快递业务量的版图上,一直被视为“兵家必争之地”。因为这里不仅是大快递企业竞争的“主战场”更是电商包裹的“产粮区”。

从各巨头在义乌的重金布局,就能看出快递企业对义乌市场有多重视。

顺丰早在2016年就在义乌建立起了产业园。圆通速递在2017年在义乌投资建设多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50亿元。

同一年,中通快递在义乌投资10亿元,项目定位为中通商业全国总部、中通快递浙江总部。

与此同时,义乌也一直都是快递的价格洼地,去年下半年三通一达等快递公司高层明确表示要杜绝低价竞争,但结果并没有得到改善。

因为所有快递公司都在想方设法的抢占电商快递的份额,快递公司内部营业部不断攀升的完成指标,分配到每个快递员身上压力都很大。

快递的流量如此巨大,所以集体抢份额变成了很常见的现象。作为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每天接近3000万单快递单量的背后,离不开强大的生产消化能力和吞吐能力。

这意味着对营业部和快递员来说,就是要求提高单量。

巨量的市场容量是否意味着快递低价竞争将永远持续下去呢?事实上,快递公司光凭价格战很难突围,

快递行业的内卷导致逐步分化情况越来越明显。这次价格战的主要参与者是极兔和百世,目前在多地已经处于停发、停收状态,原因是单费过低导致没人愿意干。

随着快递企业分化的进展,“价格战”会趋缓乃至出现拐点。至于什么时候拐点才会到来,还是取决于龙头企业产能的市场投入,专家认为这个拐点很快就会出现。

义乌今年1-3月份快递量同比增长翻了一倍,继续稳坐全国第一。

辖区内快递公司之间竞争白热化,造成了义乌快递员几分钱揽件这种现象。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对一个承包网点来说,必须完成每个月的指标,这100万件的完成率,关系承包网点的老板们能否赚钱。

为了保证业务量,所以即使每个月亏损,网点承包人要自行降价来冲量。

这情况下,义乌的快递市场经常出现的超低价的大单,不少就是老板自己在贴钱发货。

疫情后复工的时候快递行业遇冷,为了追求单量而率先扛起降价大旗:2元急跌至1.51元,2021年初触及1.4元。3月时快递普遍达到价格“冰点”,从4月开始价格回调。

义乌这次价格战也就是从此开始的,这也是中国快递以量换价的一个城市缩影。

2014年,义乌踏上了快递行业的风口,后来随着通达系、顺丰多家快递企业加入,义乌也从原来的货运生意转向快递物流,在全省乃至全国率先完成快递园区建设。

集聚效应下,由于快递行业门槛不高,行业多年来逐渐走向价格战的恶性竞争,义乌也就成为了快递价格战的圣地。义乌最为忌讳的就是快递贸然。

得量者得天下,低价之外,快递网点抓住了另一根“稻草”。

近年来,随着快递行业竞争不断增大,不断下滑的快递利润不断下滑让这个行业进入微利时代。

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去年快递收入增速只有量增速的一半。

所以目前一线快递几乎瓜分了市场份额,通达系长期占据快递头部市场,开始体现了规模效益,二线快递悉数走向转型或倒闭。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价格战的推进,未来会有更多的合作,并购、融合,“抱大腿”站队将在快递行业遍地开花。

虽然短期看不到义乌快递打价格战的影响,但是眼下是占便宜,快递总有撑不住走向破产的一天。

搅局者是一只兔子

义乌的快递价格战由来已久,极兔要想改变市场格局,就只有低价抢市场这一个传统办法。

为什么说是传统办法,因为这一招百世汇通也试过。

百世汇通就是靠这一招,不仅打破了快递价格市场的平衡,让“通达系”不得不采取跟进策略。而且经此一役,百世汇通也一跃成为四通一达的一员。

百世汇通的“奇袭”成功,让更多人爱上了价格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场惨烈的价格战。

于是从2013年起,义乌快递价格每年都在下降,并不断刷新全国快递价格的最低价。

这样反反复复的价格战,让义乌变成全国快递的“价格洼地”。由此,也延伸出了黄牛党、异地做仓、跨区域发货等奇特现象,他们每年可以省出数百万快递费。

毫无疑问,极兔的强势来袭打破了快递行业原有的格局。这只来自东南亚的极兔,却只用了一年,就做到了顺丰、“通达系”用了10多年的成绩。

与拼多多深度绑定的“后浪”极兔,深谙价格对电商老板的重要性,拿出了低价策略来抢夺市场份额,而“通达系”、顺丰等快递企业,想要守住自己的份额,就必须承受更大量的亏损单。

极兔创始人李杰曾在投资教父段永平手下工作。他在印尼期间,组建覆盖印尼爪哇岛的J&T物流,为OPPO送货。因为J&T物流意外跑了出来,此后其成为李杰工作的重心。

李杰后来国内创业秘密筹备极兔物流,并于2020年正式启动运营。

作为快递行业的一匹黑马,很多人对极兔这个名字并不陌。

有人说,去年重新开启的这场“价格战”,正是因为这只兔子在里面搅局。去年双11前夕,极兔速递就因价格战被“通达系”快递公司集体封杀。

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真的有意义吗?

以电商行业为例,极致低价的商品确实是获得下沉市场用户的利器,拼多多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今,被外界视为“快递版拼多多”的极兔,同样也选择用这种方法,迅速在快递行业站稳了脚跟。

不论三通一达”,还是顺丰京东,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上市公司,极兔敢于在“价格战”中血拼,是因为自己没有上市所以根本不担心财报,丝毫不怕亏损,而那些快递企业却正好相反。

当搅局者极兔在电商快递领域挥起“价格屠刀”时,快递行业的竞争被拉回了野蛮时期。

经验丰富的“通达系”毫不犹豫地应战,结果就是老大顺丰陷入价格泥潭,董事长财报亏损道歉。

当最能赚钱的民营快递企业都在价格战中栽了跟头后,似乎意味着快递行业因为不理智的竞争,而被拖累了行业前进的步伐。不仅如此,民营快递企业也陷入了竞争内卷陷阱。

民营快递们不得不开始正视和习惯极兔的存在,毕竟它的业务量和融资渠道实现了“双丰收”。极兔去年7月份表现出苗头时,“通达系”一度传出封杀这个搅局的极兔。但在“价格战”的影响下,封杀失败。

眼前的极兔发展模式,与“通达系”早年的生长如出一辙。价格战”极容易动摇电商件的格局,尤其是在目前电商快递同质化竞争难以改变的现状下。

无序市场中最容易达到目的的竞争手段就是价格战。

显然,“价格战”正在让民营快递的竞争内卷持续发酵。“鲶鱼效应”之下,顺丰、“通达系”,似乎还无法及时抽身。

过去十年,“通达系”掀起的价格战让顺丰两度入局电商,均不堪成本压力而失败告终。

然而,顺丰不得不重新思考电商业务上的可能性,因为业务量增长遭遇天花板,新业务很难快速进入盈利期。

顺丰凭借去年疫情期间的先机,从“通达系”手中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业务量也迅猛增长。但瓶颈很快就出现了,开支加重使得成本放大,顺丰再度陷入“价格战”的泥潭。

顺丰的未来不乐观,义乌也确确实实符合“价格洼地”这个称号,在义乌的包裹发一个,亏一个。

2018年义乌快递均价还是4.27元。2019年,“价格战”正式打响,5月份单价“破4”,在进入“三元时代”后一跌再跌。

弹尽粮绝的快递公司们最终来到义乌谈判休战。

但休战只是暂时的,从去年开始,“价格战”硝烟再起,直接打破了“1元钱”的红线。巨头顺丰也来凑热闹。

这些快递企业为什么愿意“倒贴钱”做赔本买卖?

各大快递企业在义乌的份额差距并不大,当第一家快递公司采取降价策略后,其他人也不得不被迫选择加入。

这是一种“囚徒困境”,最终就看谁能把对手们“熬死”坚持到最后。

分享到: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略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下一篇: ​硅谷不相信爱情

热点

商务合作

19139776853

tanhaisheng@ibailve.com

电话:19139776853

邮箱:tanhaisheng@ibailve.com

©2015 北京新知百略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31889号-2